荆州与时塑业有限公司,与时塑业,荆州与时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资讯
如果天堂也有防水……
添加时间:2018-12-17 13:31:38 来源:荆州与时塑业有限公司 点击量:

一个让人震惊的噩耗

昨日(12月9日)下午17点12分,几乎在同一时间,大隐收到两位行业朋友发来信息,说立高董事长王政昌先生在一起燃气爆炸事故中不幸遇难身亡!
在震惊之余,不太敢相信。
于是,急急问了两个跟王先生较为亲近者。
最终,这个不幸的消息,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了证实。
想想7点25分起床,除了气温骤降窗外白茫茫一片之外,没有什么其他特殊之处。
殊不知一个小时后,在1100多公里以外的河北省固安工业区南区,在一栋尚未完全启用的宿舍楼的一楼发生了燃气泄爆事故(事故原因以官方发布为准),事故造成两死一重伤,王先生是遇难者之一。
由于父亲去世早,所以王先生对母亲一直非常孝顺。
据说,出事前一天(12月8日),王先生回固安看望母亲,晚上临时住到了工厂宿舍。
出事当天上午八点半许,王先生本已出屋准备驾车离去,却突然返回房间,爆炸瞬间发生……
世界居然不能对一位孝子温柔以待,你还能说些什么呢?
一切,只能用宿命来悲怆解释。
个几乎要被防水行业遗忘的人
先生全名王政昌,1970年6月20日出生,河北廊坊大城县人。
王先生是一个几乎要被防水行业遗忘的人,现在,淮河以南知道他的防水人应该不多了。
但是他创办的北京立高防水,曾经风生水起,规模一度位列防水企业前八甚至前五行列。
在北京工作时,办公室曾距离大成路小屯路路口的立高办公大楼仅约400米。大隐经常去路口东北侧的“杨裕祥长沙米粉”店吃中饭,进出店时便常遥望那栋红色的大楼。
虽然,关于王先生的种种负面和八卦新闻时有耳闻。当时的大隐觉得,不管怎样,这是防水行业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物。
直到2015年上半年,大隐在某企业任副总裁,因为工作需要,对2000-2015年间防水行业大企业的沉浮有过一个专门的研究课件。
虽然跟王先生没有交集,但这次研究让大隐对这位曾经的风云人物有了深入的了解。
曾经的风云人物
顺驰时期的孙宏斌,堪称一代枭雄,曾经让地产行业一时风声鹤唳。
2013年前的王先生,也颇有点防水行业孙宏斌的味道。
90年代初,没有任何背景的王先生来到北京,白手起家,干起了防水业务。
1996年,王先生成立了立高防水技术开发公司,开始做防水实体;2000年,成立立高防水工程有限公司;2004年,成立立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王先生制定了立高的三个“五年计划”:2001年-2005年,成为北京市大型防水企业;2006年-2010年,成为全国性防水企业集团;2011年-2015年,实现企业的上市梦想,向世界一流的现代化企业集团迈进。
十多年间,立高参建了京沪高铁、水立方(奥运会游泳中心)、五棵松体育馆、中央电视台新址大楼、北京地铁等如雷贯耳项目的防水工程。
立高先后在河北、北京、安徽、湖北等地建立了生产基地,逐步形成了多元化集团企业雏形,旗下囊括防水、保温、防腐、装饰、文化五大主业,以及房地产、房地产咨询和新农业等副业。
(也有人说王先生祸起多元化,或有一定道理。)
此时的王先生,可谓意气风发,踌躇满志。
如果没有2013年那场意外,防水行业第二家上市公司会是北京立高么?
无妄之灾
但是,命运有时候总会不负责任地来一些恶作剧。
2013年11月,由于跟人合伙在海南设立小贷公司,王先生突然陷入了一场借贷纠纷之中,一度因所谓的“涉嫌合同诈骗”被刑事拘留。
事情的缘由经过非常曲折和复杂,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,大隐不去过多评价。
事实上,2015年1月,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(2015)鄂宜昌中刑终字第00119号刑事裁定,维持了宜昌市猇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(2014)鄂猇亭刑初字第00040号王政昌无罪的刑事判决。王先生被宣布无罪释放,重获了自由。
但在王先生身陷囹圄期间,债务的多米诺骨牌也随着倒下,企业的正常经营难以为继,在毁灭性打击面前,立高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。
“我依然是一个心中有梦的人”
人生任何经历都是有意义的,关键看如何面对。
这次意外挫折在王先生看来,像经历了一场重生。他说:“我还是一个心中有梦的人,所以一定不会颓废下去。”
在失去自由的14个月里,王先生甚至写了十几万字的文字,梳理自己做企业、学习进修等一路经历。他说:“以前走得顺利,反而没有机会梳理自己。但这一年多,我思考了很多,也真正沉淀了自己。”
重获自由的王先生一方面成立助立高复兴公益志愿者团队,梳理企业资产权益,积极偿还负债,谋划重振旗鼓。另外一方面,他还有了新的方向。
“除了把立高的老本行重新做好之外,我还有新的重心和更长远的考量。”
王先生所说的就是文化医养。
立高曾经投资过一个养老服务公司。现在他想建立一个养老服务平台,实现全国连锁,名字叫新青年乐园。
在王先生的设想中,老年人进入这些医养机构后,在合适情境的转化下,他们通过发挥自身的特长和优势,借助提供讲课、画画、医疗服务等形式的服务获得积分(积分可以成为老人继续在机构内获取服务的资格),从而成为“新青年”。
王先生喜欢国学,为此他甚至亲自编写过心得和论著。其中的中庸之道、自省、平和、对他人的关照,都在滋养着他的思想,也指引着他继续做好事业。
在未来企业管理层面,王政昌依然强调以前经营立高时的文化力量:“通过我们的管理和疏导,让每一位员工都有和与合的思想,心中有大爱有善意,企业不可能做不好。”
 “我从前做的事,是构筑一个安全坚固的家园。现在事业重心发生变化,要为社会营造一个温暖、健康、清洁的养老环境,其本质上是打造一个和与合的家园。”
大隐与王先生的有限交集
王先生曾在2017年8月主动联系大隐,将其和合家园(新青年乐园)的计划书发给大隐,同时也发出了合伙的邀请。
对其计划内容本身,大隐不去评判,但当时第一时间的感觉就是:这是一个有梦想、激情不灭的人,虽然不一定会成功,但绝对值得敬畏。
大隐仅有的一次与王先生线下交集,是在2017年深秋的京师。
10月27日,大隐应邀参加第六届中日韩防水学术交流会。会议结束后赴王先生之约,去立高大厦一见。
让大隐有些意外的是,王先生笑容满面,淡定平和,柔声细语,全然不像一个经历过磨难和承受着重压的沧桑行者。
说起2013年的变故,王先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,现在的重点工作主要是收账和还账,别人欠我几个亿,我欠别人几个亿。
王先生问大隐防水领域破局重振之道,大隐提出了做中国最强防水劳务品牌的建议。
后来得知,王先生深以为然。
(昨晚,大隐与追随王总的张先生<下图右者>简单聊了几句,得知王先生出事前两天还在说,2019年上半年争取把债务还清,下半年正式全身心启动这个突围计划。)
分别时,王先生说一定要好好请大隐吃顿饭。
大隐说您现在困难,就在楼下吃碗面吧。
于是,便有了这张合影(左为王先生)。
未竟的事业
2010年8月底,国美老板黄光裕因三罪并罚被判14年徒刑。
在此期间,黄光裕在狱中击退了接替者陈晓主导的国美“去黄化”,妻子杜鹃临危受命接手国美。
她说:“等老公出来时,要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!”
王先生不幸走了,留下了尚在襁褓中的“和合家园”和行业突围计划。
他在天之灵,一定希望有人能接过他留下的火炬,继续他未竟的事业。
失败的英雄也是英雄
虽然江湖上对于王先生及其企业所遭受的磨难,看笑话者有之,编辑演绎者有之,莫衷一是者亦有之。
但是在大隐看来,中国的民营企业,在其初创期和成长期,没有背景、没有资源,都无可避免地要走过一段灰色的路程。
王先生及其旗下立高所经历的,无非是防水行业成功企业发家史的近似剧情。
只不过是,有些人跌倒了,还可以东山再起,成就一番伟业;而有的人,则因此元气大伤,心有余而力不足矣。
王先生恰巧属于后者,罢了。
大隐历来粪土那些以成败论英雄的腔调,失败的英雄也是英雄。
暗淡的蓝点
大隐退居于太湖之滨、穹隆山麓,常以“防水行业思考者”而自居,偶尔也思考人生的意义。
在这个世界上,很多人呕心沥血却困顿终身,很多人心术不正反能要风得风;很多人良知泯灭长命百岁,也有很多人心如菩萨却命若纸薄。
大隐常常想,世间的道在哪里?万能神灵护佑的又是谁?
苦思而不得。
昨天上午恰巧看到一篇人类探索太空的文章,其中有一张名为《暗淡的蓝点Pale Blue Dot》的照片。
这是1990年2月14日,“旅行者”一号探测器在64亿公里外的太空,在即将飞出太阳系的时候,按指令最后回眸地球时所拍摄。
在这张照片中,地球只是一个0.12像素的黯淡小蓝点。
在宇宙的无垠边界和137亿年的岁月面前,地球文明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暗淡小蓝点而已!
包括我们所谓五千年文明过程中的那些血雨腥风,历代当世的各种丰功伟绩,以及市井百姓一城一针的巨细得失,都显得如此渺小和虚无。
竭尽所能做事,认真过好每一天,享受生活,善待家人,不做亏心事,便算不枉过一生了。
人生是否圆满,命运是否公平,又有什么重要呢?
写到这里,大隐觉得王先生的一辈子是值得的。
因为他心怀梦想,从未动摇,并为此而努力奋斗。
祝逝者安息,愿生者珍重。
谨以此文,痛别王政昌先生——一个白手起家的奋斗者!
如果,天堂也有防水……

大隐于水
2018年12月10日凌晨于苏州
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大隐于水先生